商会组织召开2018年第二季度会长轮值工作会议
来源:    发布时间:2018/8/18



根据商会会长轮值安排,2018第二季度由负责佛山片区执行会长陈靓为轮值会长。为落实做好会长轮值期间工作3月30日(周六)下午,商会在佛山举行2018年第二季度会长轮值工作会议。

会长张永忠、执行会长陈靓、副会长邱庆峰、佛山片区联络处主任郑发权、副秘书长戴立荣、理事会员共10多人参加了会议。

会议在佛山片区联络处主任郑发权创办的佛山市慧控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会议室召开,主要商讨和确定2018年第二季度主要工作方向和工作计划。

一、2018第二季度(第三次)会长轮值制组织机构:

 会长轮值制主任:陈靓(执行会长)

  副主任(4人):

 副会长:邱庆峰

 联络处主任:郑发权、王永丁

 副秘书长:阙财泉

 成员(6人):

 副会长:谢振荣、蓝旋生、郑拄龙

 副秘书长:张春旺、赖达良、戴利荣

二、主要工作计划:

1佛山市福建商会举办两会会员企业交流走访活动,届时与顺德和平外科医院(谢振荣院长、副会长)签定《广东龙岩商会与顺德和平外科医院合作协议》。  

2由商会党支部负责牵头落实,组织商会党员和青年企业家举办一次红色之旅商务考察活动。

3在肇庆举办会员企业交流走访暨乡贤座谈活动,邀请肇庆片区尚未入会的乡贤企业家参加;

4、适时进行服务会员、有益于会员企业发展的其他活动。

会议期间,与会人员参观了佛山市慧控机电设备有限公司,郑发权总经理向大家详细介绍了企业的生产经营状况和主要业务发展方向。


会后,在执行会长陈靓带领下,走访了副秘书长戴立荣创办的佛山市荣顺工业皮带厂。

在得知戴立荣今年把年迈80岁的母亲接到佛山休养的消息后,商会领导委派代表前往探望,表达了商会大家庭的温暖问候和美好祝愿。

附:戴立荣---《母亲,我来了!》文章

   母亲,我来了!

 

去年开始,听在家乡的妹妹说,母亲自己不会洗澡了,后来上厕所都要人帮了,再后来要有专人守在身边了。母亲今年80岁,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我远在佛山,内心很焦急,一直放不下她,日日夜夜盼望着她的身体早日健朗起来。

前些日子,在和姐姐妹妹商量好之后,我回老家把母亲接到佛山来,路途中,我多次得到了车站及列车上的工作人员的热心帮助,我的接母之行很顺利。母亲来到佛山后,由我全程照顾她的起居。每天晚上,我的太太会帮她洗个澡,其它的尽量由我来做,因家里还有一个小女儿,我太太要照顾她并辅导她学习。半夜里,我要扶母亲起来小便,因30年前,她患肾结石,现在只有一个健康的肾了。由于膝关节的劳损,母亲的大小便离不开坐便椅了。第二天早上,我带着母亲去工厂上班,好在我自己开了间小厂,时间上比较自由,我太太和外甥也在厂里,都可以抽空照顾她。母亲的记性差了,我们不放心让她一个人走到外面去的,因担心她迷路不懂回来。在大家忙着工作时,只好委屈她留在办公室或车间里,时而走走,时而坐坐,又时我会放下手头工作,陪她到厂外面走走,让她晒晒太阳,活动一下筋骨,看看外面的世界。三餐过后,也要安排她吃些恢复记忆以及一些保健的药品,中午也会安排她小憩,不过往往我们躺下时,她又爬起来了。到了晚上,我们是在厂里吃过晚饭回家的,在家空闲的时间里,我会打开电视,让母亲看戏曲节目,她会看得津津有味的。星期天是休息日,我会安排时间,带上轮椅和母亲一起去逛逛公园,让她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感受一下不一样的氛围。

在接母亲来佛山之前,虽说是当儿子的责无旁贷,我们也担心因此会影响到家庭的生活质量,后经家庭会议表决,我太太、儿子、女儿一致赞成,就是今后遇到再大的困难,也要把母亲留在身边。现在看来,也没增加多大的负担,因母亲能走能吃,脑子还算清醒,在言语上也能作正常交流,只是年迈一些,行动上需要协助。母亲在我身边,我的心安稳下来了。

这些天,和母亲的朝夕相处,多年前的往事,不断地浮现在我眼前。母亲出生于1938年,二十三岁和父亲结婚,生了我们兄弟姐妹四个。在母亲47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了,壮年丧夫,有如六月飞雪,深灾大难,近半年的时间里,母亲终日以泪洗面,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常常一个人坐在家门口哭泣,路过的人心里都很难受,很同情我们这个家。就在父亲去世后的1个月后,我拿到了福建省龙岩一中的录取通知书,这无形中给了悲伤又绝望中的母亲一线希望,给了她一股生活下去的勇气。半年后,母亲从悲痛中站了起来,她用她那纤细的肩膀挑起了家庭的全部重担,抚养着年幼的四个孩子成长,特别是用无法想象的毅力,供着我上完高中上大学,母亲整整苦了八年。这八年时间里,母亲拿什么来养活4个孩子?拿什么来供我读书呢?在那个年代里,就是双亲健在的完整家庭都会很吃力的,何况她一个纤弱妇女呢。

自那以后,小山村的公路旁,有一位妇女,她把河砂一担一担地挑到路边来,那就是我的母亲,一个刚经历过灾难的中年妇女,为了四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她霍出去了,她要使出全身的气力来支撑这个残缺的家。

一年四季,母亲从早到晚,从一公里外的小河里捞出河砂来,用宽大的斗箕,装的满满的,然后挑到公路旁堆放起来。偶尔有人开着拖拉机进来购买砂子,装满12匹的拖拉机后斗的砂子才卖4元钱。又时买砂的人还会死命地用铁锹拍砂子,把砂子擂得像金字塔似的,又高又结实,这让母亲很揪心,又要多贴上几担的砂子了。

那些年,每个周日下午,我要上学校了,母亲总是塞给我一张十元的纸币,那是我在学校一周的生活费。皱皱的纸币常常夹带着一些沙粒,那是母亲刚从买砂人手里接过来的钱,每每这个时候,我的双眼情不自禁就湿润起来了,我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努力学习,不能让母亲失望。

记得在高一的期末,冬天来了,天气转冷了,城里的孩子早早就穿上绒毛外套,既保暖又好看,农村的孩子还是穿着单薄的衣裳,似乎身体比较棒,一点也不觉得冷。母亲在妹妹的带领下,来到学校找到我,要带我去买一件皮衣御寒。我和母亲、妹妹去了城里的五彩巷,买了一件棕色皮衣,里层毛绒绒的,尽管尺寸偏大,不太合身,那些年的冬天还真少不了它。皮衣穿在身上,母亲的爱温暖我心窝。

往事如烟,数也数不过来。母亲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一直留在我记忆中,母亲的勤劳、简朴、善良、仁爱、坚强的可贵品质,影响着我的一生。

母亲含莘茹苦,用非常人的毅力,吃了常人吃不了的苦,把我们兄弟姐妹四个抚养成人,让我完成了高中、大学的学业,走上了工作岗位,开辟了自己的事业,如今我年纪已半百,也育有一儿一女,深知养育儿女之不易。在母亲年迈古稀之年,我会守在她的身边,好好照顾她,陪伴她走完人生最后的路程。母亲的健康,就是儿女的福气,能守在母亲身边,就是我的福气!祝母亲健康长寿!

 

                                           戴利荣

                                         2018-3-25